ag客服|官网
 
您的位置:主页 > 烈士事迹
 
永远的怀念——赵观民

赵观民(1915-1942) 

   
赵观民,曾用名赵耕田、张健翼、田野、陈华,1915年5月生于河北省保定市一个贫苦的市民家庭。自幼勤奋好学,1930年考入半工半读性质的保定第二职业学校(简称二职)学习。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赵观民参加了保定二师等学校发起的以抗日救国为中心的学潮活动。他同爱国师生一起走向街头,控诉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屠杀我同胞的罪行,反对蒋介石对日妥协,号召民众抗日救亡。他在给同学的信中写道:“宁可站着生活一秒,也不能跪着生活一生。”赵观民的革命行动,受到中共地下党组织的注意,经过培养教育,1934年夏,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毕业后,他留校任职,以化学分析室管理员的身份为掩护,从事党的地下革命活动。后来又在保定市内开设小油漆店,作为地下党的秘密联系点。
    1935年夏,赵观民奉命到天津河北工学院任中共地下党支部书记,并以该校实验室助理员的身份为掩护,从事地下工作。
    七七事变后,中共领导的统一战线组织——华北各界救国联合会由北京移到天津。赵观民是天津工人救国会的负责人,也是天津各界救国联合会的负责人。他虽然也做一些上层工作,但大都是联络工作,主要是团结当时一批愿意参加抗日救国的教授,为开展冀东游击战争服务。他平时沉静好深思,工作时深入细致,深为群众所爱戴。
    1938年5月,中共中央北方局根据中共中央在冀东地区发动游击战争,建立敌后游击根据地的战略决策,决定在冀东发动抗日大暴动,并以华北各界救国联合会的名义进行组织发动。赵观民、李楚离、杨十三、洪麟阁等都参与了大暴动的准备工作。
    为加强对城市秘密工作的领导,9月,遵照上级指示,平、津、唐点线工作委员会正式成立,葛琛任书记,赵观民任委员,顾磊任干事,下辖3个城市工作委员会和铁路线党组织。赵观民分管天津,以及点线工作委员会内部的财务工作。
    1939年春,赵观民奉命到冀东从事恢复和重建地方党组织工作,主要活动于蓟县盘山和遵化、丰润县暴动中心地带。7月,中共冀东地委改为中共冀热察区党委冀东分委,李楚离任书记,赵观民为委员之一。9月,按照上级党委的决定,李楚离率领一批冀东武装队伍和地方干部,开赴平西根据地整训。赵观民又奉命调往冀中地区工作,任第十分区政治部敌工科长。1940年初,任文(安)、霸(县)、新(镇)、武(清)联合县县委书记。
    同年春,赵观民到北岳晋察冀分局参加会议,5月,随同冀东去后方受训的干部一起返回冀东工作,化名张健翼、田野。这期间,他同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包森,以及党政负责人李子光、王少奇等密切配合,以盘山为中心,开辟了蓟县北部、平谷南部、密云东部广大地区为游击区。到10月,建立冀东西部地分委,赵观民任书记。蓟平密联合县一分为二,北部为平密兴联合县,李子光兼任书记,南部为蓟(县)宝(坻)三(河)联合县,赵观民兼任书记。他胸怀全局,始终围绕武装斗争这个中心开展工作,每逢主要战斗他都参加研究部署。他同包森副司令员接触较多,配合密切,是包森指挥作战的重要助手。在冀东区党分委的领导下,他与李子光、王少奇等领导同志亲密无间、精诚合作,带领抗日军民,团结战斗,使冀东西部地区的形势迅速发展,党的组织不断壮大,政权建设得到巩固和完善。
    1940年,赵观民任西部地分委书记时,斗争环境十分残酷,地委机关几乎一天换一个地方。他身边只带几个工作人员四处活动。由于他自幼生长在城市,以后又一直在城市工作,对农村生活,特别是对山地游击环境开始很不习惯。但为了做好党的工作,他以顽强的毅力克服困难,尽力使自己适应新的环境。他身行言教,到冀东后不久,就在干部和群众中树起了威望和影响。
    1940年10月,他兼任蓟宝三联合县县委书记后,冀东抗日游击战争形势正处在顺利发展阶段,他发现一些干部产生了盲目乐观的情绪,对地区各项政策的实行显得不那么主动积极了,特别是在对地方上层人物、国民党人士、伪军、伪组织等的处理上显得有些轻率。为了提高干部的理论政策水平,他指示油印了《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和《论政策》等小册子,为干部提供了学习教材,对提高干部的认识,纠正错误思想,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赵观民在平时工作中,注意调查研究,注意积累材料,总结经验教训。1940年底,冀东区党分委在蓟县盘山召开第二次分委扩大会议。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全面总结两年来坚持抗日游击战争,创建根据地工作,制订今后的任务。会上,赵观民就冀东西部经济、阶级状况和统战工作,进行长篇发言。他用阶级分析的观点,分析形势,并提出如何开展工作的具体建议。大家都感到非常有针对性,极有说服力。
    1942年初,冀东军民经过53天的奋战,取得了打击伪治安军作战的巨大胜利,使华北日军头目冈村宁次惊呼:“对冀东应有再认识!”4月,日本华北方面军开始对冀东实行春季大“扫荡”。日军独立第十五混成旅团在冀东西部地区对以盘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的“围攻”,平原地区几乎全被“蚕食”,日伪活动十分猖獗,山地由于敌人实行集家并村,大都成为“无人区”。为了保存抗日力量,避免更大伤亡,赵观民按照冀东地委反“扫荡”方针部署,带领干部和游击队,由平原转移到兴隆县深山区坚持斗争。这时他正患严重的痔疮病,面黄饥瘦,不能走路,便骑着毛驴坚持工作。组织上对他的病情十分关心,决定各派一名医生护士和4名警卫人员陪同他到石门台村的大沙峪沟养病。
    赵观民在养病期间,抗日斗争形势又极度恶化,冀东人民的抗日斗争处于紧张艰难的残酷时期。在极其恶劣的环境里,他经常给坚持在“无人区”斗争的战友们写信。他在给陈大光、王克兴等人的信中,对抗日战争充满了必胜的信心,表达了他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他在信中提到病情时说:“病痛得难以忍受时,一想起抗日胜利的曙光,想到未来的新中国,想到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就忘了疼痛。”他鼓励战斗在“无人区”的战友们说,艰苦困难是暂时的,要经得起战争的考验,苏联打败德国的胜利形势在望,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必将遭到最后的失败。他的信使同志们受到了很大的鼓舞,增强了战胜困难的勇气,坚定了必胜的信心。
    当大家劝他注意休息时,他说:“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现在大敌当前,干革命就不能只顾个人安危,得拼死拼活,争分夺秒。”
    1942年9月19日,赵观民等人由兴隆县大沙峪沟转移到小沙峪沟,住在老贫农乔忠彩的草屋里,不料被特务跟踪。驻兴隆县大茅山的敌人,连夜包围了小沙峪沟。 19日拂晓,医生周华庭正在为赵观民换药,忽听山下响起枪声。赵观民立即命令警卫员周殿子去侦察,不一会儿,周殿子跑进屋内报告说:“敌人围上来了!”他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马上叫警卫员掩护房东隐蔽,并命令大家迅速烧毁文件,准备战斗。敌人用重机枪朝草屋猛烈扫射,房屋被打着了火,敌人逼近草屋。医生、护士要背着他往外冲,他说:“不要管我,你们快走!”医生、护士硬背起他向房后山坡突围,不幸身上连中数弹,赵观民壮烈牺牲。
赵观民牺牲时年仅27岁。他在冀东浴血奋战两年有余,对于冀东西部地区建党、建军和建设游击根据地,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他优良的工作作风和崇高的共产主义思想品德给广大干部群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曾在冀热察区党委和冀东区党分委担任领导工作的姚依林、李运昌、李楚离以及和赵观民一起战斗过的老同志都回忆说,他是一个深受干部、群众爱戴的党的好干部、好党员,冀东人民永远缅怀他。
                                     (邓荣显)

 
 
单位名称:冀东烈士陵园
地 址: 唐山市陵园路2号
邮政编码:063000
联系电话:0315-2850044